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文化

温情笔墨勾勒一个时代的文人群像

2019-10-21 00:08 大连日报

3

3

1

1

4

4

2

2

    由中国现代文学馆、巴金故居、大连新闻传媒集团、大连大学主办,大连日报文化专刊部、大连市文博艺术馆承办,大连书画院协办的“温暖的友情——巴金与友朋往来手札展”于10月19日上午9时在大连市文博艺术馆正式开幕。展览通过巴金与51位朋友之间的通信,展现了一代人之间“温暖的友情”。

    现场 侧记

    一场温暖的展览 一次集体的怀旧与怀念

    文/本报记者凌凤 摄影/本报记者姚壮

    伴随着求精艺术中心的8位白裙青年女教师组成的小室内乐队演奏的《小步舞曲》《欢乐颂》等悠扬的旋律,走进位于中山区枫林街30号的大连市文博艺术馆,也走进了“温暖的友情——巴金与友朋往来手札展”。在这个充满欧式风情与蕴味的老建筑里,行走在一封封信笺间,观者仿佛穿越了时光,直面那一辈中国现代文学巨匠们的精神世界。

    19日一早,走在南山风情一条街上,告别了一段时间以来的萧索,让人感受到的是微风抚面的和煦,仿佛远道而来的“温暖的友情——巴金与友朋往来手札展”带来的暖意,让大连迎来了近半个月来难得的好天气。

    9时,大连展在经典的乐曲声中拉开了帷幕。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副主席,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李敬泽代表巡展主办方在致辞中表示,这是一场温暖的展览,像今天的阳光,让人能想象到在灯下给远方的朋友写信时的那份情谊,而与现实、与朋友对话的情感是永远的。大连新闻传媒集团总编辑张田收代表大连主办方则在致辞中谈到了大连进步文学的发展与展览的不解之缘及现实意义。

    60余位海内外奔赴大连参加第十三届巴金国际学术研讨会的专家、学者,与辽宁文学界的数位知名作家、学者同时出席了开幕式。

    本次展览是为了纪念巴金先生诞辰115周年,以及他和他同时代人走过的岁月,由中国现代文学馆、巴金故居联合策划的为期三年的全国巡展。北京首站巡展已经结束,大连展是全国巡展的第二站。

    走进展馆,时代的气息扑面而来:鲁迅与巴金讨论了图书《死魂灵一百图》的编辑事务;郭沫若写信给巴金为的是剧本《蔡文姬》的首发事宜;茅盾写给巴金表达久别的问候,巴金写给茅公则是为女儿小林约稿;老舍写便条邀请巴金吃烤鸭……从最早的1936年2月4日鲁迅致巴金的书信,到1996年12月6日黄源致巴金的明信片,展览所涉手札时间跨度达60年。字里行间,让人们看到了文坛巨匠们的日常,也让人深刻领会到巴金先生那一代文人的风骨与精神。

    展览以巴金先生捐赠给中国现代文学馆的部分书信手迹为主,展示了巴金与51位友人的书信往来,与作家简介、交往照片、赠书、赠物、相互评说的文字等有机结合,形成互文和补充,兼顾资料性与趣味性。

    在二楼展厅的展示柜里,则静静地陈列着10封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大连读者与巴金的通信。对于普通读者,巴金作为一个大家,所表现出来的平易近人与朴素的情怀似乎随着这些信笺无声地流溢了出来。那是对于人的尊重。

    谈到观后感言,沈阳军区创作室创作员、著名作家马晓丽说:“文人之间多年的通信可以看出他们之间的感情,交往中的互相帮助、爱护与温暖。”

    东北财经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韩传喜是组织本院学者代表组团来参观的,他说:“巴金作为一代文学巨匠,其人生历程与文学作品都是文学史上值得推崇的,其作品中的真诚与热情也会永远激励后来者。而这次展览的举行对于大连的文学发展、对于提升文学素养、促进文学阅读都有深远意义。这些书信让人的心中既有对巴金的敬意,也感受到温暖,更让读者永远记住巴金。”

    大连作协主席、著名作家素素表示:“这个展览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集体怀旧与集体怀念的现场。书信的形式是怀旧的,而其中所表达出的感情则是让人怀念的。这些书信是一本教材,让人们看到的是那些老前辈们在生活品质上的高贵、精致与优雅。书信本身就是文学,是当代文学史的一部分,是不朽的、珍贵的记录。这些书信具有时代气息与信息,提供了进入历史的入口,从巴金一个点放射到无数的时代代表,塑造的是一个时代的文人群像。”

    10时左右,60余位海内外专家、学者观看完展览后,赶往第十三届巴金国际学术研讨会的开幕式现场,大连展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20日研讨会结束后,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毛时安说:“非常棒的展览和研讨!展览让我们感到夜色中也有灯光的温暖,研讨让我们接着巴老把巴老的思想讲下去!”

    关于展览后续与研讨会详情,本报文化版将陆续推出专版报道。

    1.开幕式现场,《大连日报》发表的关于展览预告的专版报道受到观展者的欢迎。

    2.观展者认真地阅读着书信的具体内容。

    3.开幕式背景音乐由沈阳音乐学院杨平副教授组织的求精艺术中心的小室内乐队倾情演绎,8位青年女教师用悠扬的乐声向巴金表达了另一种形式的致敬。

    4.大连别具特色的开幕式现场气氛热烈。

    致辞 摘要

    李敬泽

    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副主席,

    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

    据考证,巴金没有来过大连,但是今天他来了,是以这样一个展览的方式来到了大连。我相信大家看这个展览都会觉得这是一个美好的展览,就像今天的阳光一样温暖的展览,让我们看到老一辈、我们的先辈们他们之间那种在历史的大风雨中相濡以沫的情谊。当然这同时也是种享受,当看到一行一行的字写在纸上,我能够想象每一个人都是在灯下给远方的朋友怀着情谊、怀着思念写那一封一封的信,我的心中满怀感动。

    同时,这也是一个有学术价值的展览。因为由这个展览,我们也能够看到文人之间他们的交际情况,这对于他们的生活和创作都有潜在的、至关重要的影响,我想这其实也是我们即将召开的巴金国际学术研讨会以及巴金的学术研究的一个重要项目。所以,通过展览我们也希望能够为我们的学者们提供一个角度,提供一些材料。

    张田收

    大连新闻传媒集团总编辑

    巴金先生是中国现代文学的一盏明灯,他的一生不知照亮了多少人的前行之路,温暖了多少人的内心深处。巴老虽然没有来过大连,但是通过他的作品、他的展览都会让大家感知到与大连的缘份。

    早在20世纪30年代,日本统治时期的大连,不断加紧对爱国进步文化的查禁,但大连地区爱国进步的知识分子仍然以文艺为武器,采取一切可能的方式表达着他们的爱国心声。当时的《泰东日报》就专门转载介绍过巴金作品。当时大连爱国人士曲传政开办的青年书局,也出售过巴金作品。

    大连地区的文学发展有着悠久的历史。尤其是1945年大连解放之后,中国共产党十分重视大连地区的文化建设,东北文工团等党领导下的文艺团体先后来到大连,一批作家、诗人和文艺理论家也从延安等老解放区陆陆续续来到大连这个特殊解放区,对大连地区的文学事业发展起到了强大的推动作用。比如,作家罗丹来到大连出任《人民呼声》报社社长,《人民呼声》报社是《大连日报》前身。《大连日报》于1945年11月1日创刊,是我党在大城市最早创办的报纸之一,罗丹在任时就主编过74期文学副刊。可以说从那时起,《大连日报》开始为大连文学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创作平台,对创建和发展大连地区的文化艺术、培养创作队伍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培养了众多的优秀文学创作者。

    今年是巴金先生诞辰115周年,“温暖的友情——巴金与友朋往来手札展”第二站今天在大连开幕,也是巴老心中那盏明灯——友情再次照亮我们这座城市之时,在这里衷心感谢周立民馆长对故乡的这份温暖的情谊,带来这样一个重量级展览,希望在巴老温暖的抚照之下,大连的文学之土、文化之根在新时代更加生机勃勃、繁荣昌盛。

    周立民

    巴金故居常务副馆长、

    巴金研究会常务副会长

    这个展览9月25日在中国现代文学馆开展是第一站,大连是第二站。今天早晨起来,我发现这是一个特别巧合的日子,9月25日是鲁迅先生诞辰日,10月19日是鲁迅先生1936年去世的日子。而巴金先生又是鲁迅先生的抬棺人之一,这是非常具有象征意义的事件。我们展览中,年龄最大的一个人就是鲁迅先生,我们从1881年的鲁迅先生展到了1921年的《巴金全集》的主编、也是《鲁迅全集》的主编王仰晨先生,从鲁迅到巴金,这是一个很有象征意义的事件。

    巴金先生远去之后,我们怎么办?虽然我们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成为后继之人,但是恐怕还是应该有一点担当,我们希望在巴金先生的相关领域,做一点事情。今年正好是巴金先生诞辰115周年,基于各种综合的考虑,由巴金先生倡议建立的中国现代文学馆,跟巴金先生的家——上海的巴金故居共同策划,联合各地单位,我们合作做了海内外的巡展。

    暖心 细节

    进入历史的入口 触及灵魂的表达

    文/本报记者凌凤

    手札中有思想交锋,有群体对艺术与精神的体悟。封封信件更是文化的绵延,将中国文人交往的传统生生不息地实践在笔端,汇聚成充满生机与活力的激流奔腾。仔细翻看展示于此的巴金“朋友圈”,会让人在或急或缓的笔迹间,感受到那一份份纸短情长的深长想念。

    巴金-叶圣陶

    巴金的第一篇小说《灭亡》是经叶圣陶之手发表的,由此他踏入文坛。巴金一直视其为自己的老师,叶圣陶曾称赞巴金的文章“充满热情”“很是爽利”。本次展出的巴金1977年11月7日致叶圣陶的信中,巴金写道:“收到您给我写的字,十分感谢……读到您的诗,想起五十年中得到您不止一次的鼓励,感到温暖。我珍惜您的片纸只字,也牢记您的一言一语。”字里行间,都是对恩师的敬重与感恩。

    巴金-曹禺

    巴金与曹禺堪称中国现代文坛的双子星。从《雷雨》开始,曹禺的重要剧作几乎都是经由巴金之手出版,曹禺对这种知遇之恩非常感谢。曹禺在1989年3月21日致巴金的信上写道:“芾甘……我想起半个多世纪以来,你对我极深的帮助、友谊。你介绍我入了文艺界,你不断给我似火的热情,我有许多缺点,你总是真诚地指出来。回想许多事,我能有你这样兄长似的朋友,我是幸福的……我很想念你,不知今年能否到上海看你。从复兴中路到武康路,坐一站公共汽车,再走几步就到你的家,看见你和全家人,这是何等的亲热,何等高兴!”亦师亦友的感情就这样热情而直白地表达了出来。

    巴金-李健吾

    作家李健吾与巴金从上世纪30年代起就是互相欣赏的朋友,李健吾的许多剧作都是在巴金促动下创作和发表的,1942年,李健吾还将巴金的《秋》改编成话剧。两人是好朋友,却又曾公开在报纸上写文章辩论过,在20世纪风云变幻的岁月中,他们真诚交往、互相帮助,堪称一段文坛佳话。李健吾1977年5月21日致巴金的信中这样写道:“老巴:昨夜采臣来,欢谈许久。他告诉我,谈你的最新的大致情况。我兴奋之余,不能入眠,吃了安眠药,还是在清晨三时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给你写信。”

    巴金-方令孺

    作家方令孺大巴金8岁,被尊为大姐,可在巴金看来“她却比我更多小孩脾气”。1958年后,方令孺从上海移居杭州后,思念友人,常与巴金夫妇有书信来往,也常在杭州接待朋友的来访。从信中“在这样透明的秋天,桂花香四溢的时候,你们没有来玩,真可惜……冰心曾说也许要陪日本和尚来玩,届时你们能来吗?”这样的话语中,让人能体会到朋友间那份温暖的牵挂。

    巴金-王仰晨

    本次展览的书信中,巴金所写书信时间最晚的是1993年1月5日的一封,是巴金与他的编辑王仰晨(原名王树基)之间的通信。两位老人共同完成了共36卷的《巴金全集》《巴金译文全集》的编辑、出版工作,为巴金一生的创作和翻译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在《巴金全集》编辑的过程中,巴金以“致树基”(代跋)的方式向老友、也向读者倾吐心声,本次展出的这封信,是全集最后一卷的代跋的一部分,后题为《最后的话》,收入全集。这既是两位老人友谊的结晶,又是一位文坛巨匠留给后代读者的剖白和叮嘱。当时,巴金已经90岁了,受病痛困扰,一天只能写上200字。从信中,也可看到大量的涂抹与修改。

城市活动More

  • NEW
  • 5位业界大咖研究大连国际海鲜节议程。
  • HOT寒露节气 鹭鸟聚集
  • “寒露秋风夜,一夜凉一夜。”昨日是二十四节气的寒露,成群鹭鸟聚集在庄河市花园口海边滩涂,为即将南迁做准备。
  • 稻花香里说丰年
  • 昨天,记者来到庄河市栗子房镇双庙村水稻种植区,放眼望去,广袤的田野稻浪滚滚,稻花飘香。
  • 庄河优质农产品销售一空
  • 9月22日,庄河市五一广场的农产品展柜中各类农产品几乎销售一空,2019大连优质农产品展销会(庄河展区)闭幕。